来源:BiaNews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5月7日讯 本周一,一个重磅消息传遍了澳洲财经圈:澳金融监管机构审慎监管局(APRA)批准了澳洲有史以来第一家数字银行Volt bank。


  澳洲多家数字银行领域的创业公司都在争夺第一张APRA牌照,现在这张具有“开天辟地”意义的牌照终于被Volt bank获得。在APRA网站上的“授权存款机构名单”(List of Authorised Deposit-taking Institutions)中,Volt bank是目前唯一一家“受限制的授权存款机构”(Restricted ADI)。 


  Volt bank也及时更新了官网页面,“我们自豪的是,获得了澳洲第一张受限制的银行执照”。


  “目标是全牌照银行”


  Volt bank究竟是一家怎样的数字银行?Volt bank的自我定位是“一家独立的、100%数字银行”。这家数字银行的创始人为前巴克莱银行、澳国民银行(NAB)高管Steve Weston,另一位创始人Luke Bunbury是Weston的前同事,也在银行和金融服务领域有丰富的经验。迄今为止,Volt bank已经通过三轮融资筹集了1570万澳元。


  Volt bank目前约有35名员工,知名度也不太高。无论从影响力还是从行业冲击力来看,Volt bank都算不上“成气候”,最多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但这个不同寻常的婴儿,已多少令澳洲银行业感到不安。


  按Volt bank首席执行官Steve Weston的话说,“没有传统系统,也没有分支机构基础设施,我们从头开始并按照应有的方式建立银行”。


  他特别提到的是,许多澳洲人和银行之间的信任已被破坏,而“新市场参与者”则要另辟蹊径,去做“修复”的工作。他甚至放言,Volt bank会打破传统银行的运营方式,“每一次体验都将以移动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


  如果你已经对于“以客户为中心”这样的口号感到厌倦,那么不妨稍稍探究一下Volt bank创始人此言的底气究竟在哪儿。比如,在Volt bank客户将能够使用“智能手机面部识别技术”开设账户,而且通过数字银行的低成本及完全数字化的结构,客户费用可低于传统银行。


  Volt bank还有一个更有力的竞争武器,就是数据分析。它可以告诉客户,是否可以在水电燃气或保险等每月支出的费用上节省开支,并监控每日支出以帮助客户不超出预算。


  目前,作为“受限制的存款机构”,Volt bank生长在一块监管机构划定的“试验田”里。它可以接受存款,但必须接受一定的限制。比如,所有受保护账户的总余额不超过200万元,每个账户持有人持有的所有受保护余额不超过25万元;普通股权一级资本至少为400万元


  或者为资产的20%;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总值不超过1亿元;不得使用衍生品等。(详见APRA 监管文件http://apra.gov.au/adi/Documents/volt-Banking-Authority-Statutory-Instrument-20180507.pdf)


  从监管限制上看,“受限制的存款机构”比一般银行所受的约束要大得多。但是需要注意的是,Volt bank也并没有安于刚获得的这张牌照,它将这句话明明白白地写在了网站页面上:“Volt bank获得了澳大利亚第一张受限制银行牌照,现在正致力于成为一家持有全牌照的银行。”


  也就是说,一旦拥有了完整的存款机构牌照(full ADI licence),Volt bank将与传统银行一样,向市场提供储蓄账户、交易账户、定期存款和外汇等产品和服务。然后,个人贷款、房贷、信用卡和长期小企业银行产品也会上线。


  Volt bank,或者后来拿到新牌照的数字银行,与四大银行开展正面竞争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四大银行受到多大“撼动”?


  APRA主席Wayne Byres将新牌照称为申请者的“有形的里程碑”,也对颁发新牌照的初衷做了明确表述。


  “通过让有抱负的存款机构更容易进入市场,APRA希望消费者能够从更多的竞争和潜在创新的新商业模式中受益。然而,受限制的存款机构牌照确保公众对存款机构的信心,存款机构的安全性是得到充分保护的。” Wayne Byres说。


  去年,在墨尔本举行的Intersekt音乐节上,英国第一家数字银行Atom Bank的创始人Anthony Thomson表示,澳大利亚必须准备好迎来新金融科技的崛起,这将挑战CBA、Westpac、ANZ和NAB的统治地位。


  “CBA、Westpac、ANZ和NAB四大银行在全国各地都设有网点,但愿意去网点的人越来越少,而且它们并不是不受监管的影响,”他说,“新银行业的新入场者有很大的机会,从现有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特别是监管机构希望看到消费者有更多选择,增加更多的竞争。”


  不过,Anthony Thomson当时提醒了两点。一是数字银行仍需要雄厚的资本实力。Atom到去年为止融资近3亿英镑,比其数字银行的投资总额高出三到四倍。但其第一个完整的财政年度收获也令人刮目相看。开户的储蓄账户有1.8万个,客户贷款从9900万英镑增加到7亿英镑。


  另外他认为,凭借现有的“规模、覆盖范围和客户基础”,澳洲四大银行是寡头垄断,没有任何崩溃的危险,数字银行最初的角色是为消费者提供多一些选择。


  Thomson自己投资了墨尔本一家数字银行Timelio。这家P2P发票融资初创公司去年7月份透露,自2015年启动以来已经为1亿澳元的发票提供了融资。


  四大银行当然早就意识到了变革的迫切性。今年早些时候,NAB宣布了裁员6000人的计划,并且已经在第一轮中裁掉了1000人。NAB首席执行官Andrew Thorburn计划用2000名技术专精人才取代中层管理人员。称正在招募具有专业技能和专业知识的人才进入信贷风险部门,如数据分析和信贷自动化领域人才。


  Atom的CEO Mark Mullen曾说:“银行在尝试紧跟潮流,并搭建新潮的数字前端,但就像给猪涂口红,它仍是猪一样,新的前端仍运行在糟糕的数字化后端上。”


  四大银行会随着数字银行的“入侵”而走向终结吗?这还是未知的,但毫无疑问的是,数字银行带给四大银行的挑战将会越来越大。


2018年05月09日

李彦宏:百度金融是百度的“又一个毕业生”
高盛交易员被机器人取代折射金融业未来趋势

上一篇

下一篇

澳洲第一张数字银行牌照诞生 四大银行受到多大“撼动”?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