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中国新闻网


  在中国欢度2018年农历春节之际,据媒体在当地时间2月21日的报道称,澳洲的四大银行之一国民银行NAB,在本周正式开始实行早前宣布的裁员计划。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去年十一月份宣布裁员六千人,占银行总人数的五分之一,第一批下岗员工将于本周离职。消息一出,不仅整个澳洲媒体哗然,就连还在春节放假期间的中国银行业从业人员也感到十分惊愕。人们在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大规模裁员,趋势如何?


  一、全球银行业裁员可能是大势所趋


  其实在澳洲四大裁员之前,世界其他银行已经在不约而同选择了大幅的裁员行动。据媒体报道,2017年,日本最大银行三菱日联表示,三菱东京银行计划截止至2023年裁员大约6千人;苏格兰皇家银行将关闭259个分支银行及网点,并裁员680人。


  这些银行裁员,表现是人工智能AI代替了人工,NAB总裁Andrew Thorburn在接受澳媒《AFR》采访时表示,“因为新的技术的应用,我们必须要重新评估他们的员工。很多工作可以由AI完成,我们今后需要的员工数量将会减少。与此同时,我们还会关闭一些分行和ATM。”其实,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后危机时代的金融市场和金融监管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银行经营管理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从宏观层面来看,一个是全球经济环境;另一个是监管政策。


  从全球经济看,全球银行业所处的经济环境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态势,新兴市场虽仍在高速增长,但增速有所放缓;英美市场正在复苏,但大部分欧洲市场则依旧停滞不前。而随着全球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加大,以及各种风险因素的叠加,给全球银行业发展带来更加错综复杂的挑战。


  从全球银行业的监管政策看,监管更趋谨慎,银行的盈利增长受到较大的制约。目前欧美的监管机构在改变全能银行模式,将投资市场业务从零售金融和企业金融系统中分离出来。美国的沃尔克法则禁止银行从事赌场资本主义业务,也就是从事高风险的衍生品期货交易业务;英国则通过“银行改革法案”,将投资银行业务从零售金融和企业金融中分离出来,独立运营。因此,一方面,银行新的利润增长点受到较大的制约;另一方面,银行又不得不承受较高的监管成本,监管套利无所遁形。银行的整体利润增长空间受到挤压。


  从微观层面来看,一是金融科技发展方兴未艾;二是为应对金融科技挑战,银行开始布局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技术。


  从金融科技发展看,金融科技公司快速蚕食银行业务。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如欧美的PayPal、非洲的M-Pesa、中国的支付宝等数字和移动支付运营商在新兴市场迅速崛起,网络银行、网络借贷、网络理财等新业态不断涌现,正在各个细分领域攻击传统银行的核心业务。这些新进入者建立起了以客户体验为导向、以数据技术为驱动、以互联网低成本扩张为手段的业务模式,加快对银行核心业务发起猛攻,对银行价值链的客户界面、应用服务、基础设施所有层面发出挑战,银行的利润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从银行运用人工智能看,由于技术的飞速发展,银行智能化发展也非常迅猛,更多的“机器人”代替了人工。基于数字化的智能生态运营平台使用面不断扩展,全球银行业中,通过互联网和移动渠道完成的销售与咨询所占份额逐年提高。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16年研究报告显示,未来全球零售银行业,通过互联网和移动渠道完成的销售与咨询所占份额将从2012年的15%增至2020年的40%以上。现在,银行与客户之间的联系已经从“人对人”对话情景转变为“人对机”。银行专业的数据管理和高效运作流程,使得银行人工操作的岗位逐渐减少,一线临柜员工面临转岗失业的可能性。但同时,智能化的深入发展,AI代替人工岗位也从前台一线逐步转向中后台岗位,如金融预测、反欺诈;风险管理和授信审批;智能投顾,合规监控以及后台的结算清算和客户服务等等。


  基于宏观和微观背景,全球银行也在寻求变革,大量通过人工智能的运用,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服务客户,以适应全球经济金融发展的需要。总之,银行是不会消亡的,但运行模式将被颠覆。银行只有加大金融科技创新,打造以自身业务为核心、融合科技创新的一体化移动金融生态圈,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二、中国银行业必须未雨绸缪积极变革


  我国银行业虽然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减柜减员的情况,但是,通过年报季报,可以发现部分银行已经开始撤并网点,同时伴随着员工数量的减少。实际上,随着银行离柜率的不断上升,平均的离柜率已经达到85%左右,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线上办理业务,而物理网点则渐渐成为银行的“累赘”,巨大的房租人工费用占银行费用的比例相当大。自2014年开始,部分银行对物理网点已呈现收缩态势。这种态势会随着科技发展,时间的推移会得以延续,而且会不断累积,目前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是,最终会由量变到质变,到了临界拐点将会呈加速态势。


  当前,银行尽管面对新时代新机遇,也面临诸多挑战。如何形成商业银行自己的、独特的、不偏离金融属性的金融科技业务模式,是中国银行业面临的重要挑战。面对经济金融环境和金融科技带来的剧烈变化,必须未雨绸缪,积极变革。要将“金融+科技+互联网”作为战略方向,依托自身优势从战略层面强化金融与科技的融合,构建新业务形态,变革其组织、流程、运营、技术等、建立新业务体系。


  首先,商业银行必须洞察客户的金融需求,将业务创新、技术创造性运用和平台生态结合起来,创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金融科技平台。要构建场景金融的生态系统,有效获客和留客。要积极发展直销银行,打破传统网点的时空限制,为客户提供全时空、闭环式、安全高效的金融服务。要积极探索智能交易系统,为客户提供投融资、支付结算等交易金融服务。要构建智能化的风控体系,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科技工具,改进以人工为主的风险防控体系。


  其次,商业银行要加快组织架构的改革,将商业银行叠床架屋的组织架构进行有效的、有逻辑的精简,并逐步实行以条为主、以横为辅的以客户为中心的组织架构体系。只有将客户、产品进行有效的归集,才能很好地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金融服务,从而有效巩固客户的黏性;同时,将风险、财务、人力资源等管理功能有效内嵌到业务部门内部,发挥管理的有效支撑、保障、监督作用。


  第三,稳妥开展后台整合,将银行的软件开发、结算清算、客户服务等功能进行整合,探索公司化运作方式,对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部门进行成本核算,进行精细化的管理,减少无效的开发和成本开支,减少跑冒滴漏。把精力集中在重大AI技术开发和重大平台建设项目上来。同时,通过后台集中处理,降低成本、提高服务效率,减少操作风险。


  第四,逐步改变销售模式。有效整合网点资源,对网点小、功能少、辐射短的网点进行归并,向大型、综合网点集中,逐步减少低产网点。更加强调金融产品的独特设计,销售模式逐步从以网点为主的销售模式,向强化体验式销售模式转变。


  最后,要加大人员调整结构力度。要对现有的柜面员工进行培训,加大客户经理、理财师以及风险控制等内容的培训。在新增人员方面,要积极引进具有数理、计算机等方面学科背景的青年才俊,大大增强银行的科技人才储备。同时,要设计好激励机制,让这些人充分发挥聪明才智,使银行的科技和人工智能水平上更高的台阶。


  展望未来,“银行不会消亡,但可能面目全非”。金融科技的运用已经成为商业银行发展不可逆的大趋势,银行的运作模式将会出现颠覆性的变化。对商业银行而言,及早理性应用金融科技进行金融创新,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独占鳌头,才能更好地适应经济金融发展的大趋势。


2018年02月27日

同业存单业务整体规模缩减 两银行2018年逆势扩容
16家银行业绩快报出炉 股份行增速不敌中小行

上一篇

下一篇

面对全球银行业大裁员 中国该如何变革?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