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金融》 作者:中曾宏


  导读:信息技术创新必将对金融服务产生巨大影响,如何处理以FinTech为代表的金融创新将是设计21世纪经济蓝图的关键所在


  金融科技的技术背景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科技将如何改变金融和经济的未来也让人深思。


  与制造业相比,金融业的历史更加悠久,一些银行甚至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货币”和“分户账”等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比制造业的基础技术(如汽车)更加古老。人们预期信息技术创新或将对金融服务业产生重大影响,两者间相互联系的原因在于:一是金融服务业可被视为“信息产业”,支付结算、投资决策和风险管理等金融服务均以大规模的信息处理为基础;二是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DLT)等新型信息技术将显著影响“货币”和“分类账”,而后两者正是金融活动中最基本的基础设施。


  金融科技(FinTech)的技术创新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2008年伴随“比特币”概念应运而生的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第二类包括人工智能(AI)和大数据分析,它们随着计算机运算能力的快速提升而不断演变;第三类技术创新则包括手机和智能手机,它们使得人们更加便利地获得金融服务。事实上,2007年苹果手机的横空出世引发了通过各种新设备获取金融服务的浪潮,并改变了金融业的传统运营模式。这些新技术的商业应用程度各不相同,始于2008年的区块链和DLT虽然一直被视为FinTech的标志性技术而备受关注,但将其有效付诸实践却仍处于试验阶段。相反,在通过智能手机和应用程序来为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方面,金融公司的竞争业已进入白热化。


  FinTech对金融服务业的影响


  金融服务业拆分与重组


  首先必须明确,FinTech能够“拆分”和“重组”现有的金融服务。多数商业银行吸收存款、支付清算及发放贷款,而伴随着期限转换而来的“部分储备”则是银行发生挤提事件的起因,有时甚至引发金融危机,所以中央银行的一个重要职能是作为银行的“最后贷款人”。与此相对,非银行金融科技公司并不吸纳存款,有些仅提供支付服务,而其他提供诸如P2P借贷等资金中介服务的公司也无需动用自己的资产负债。许多金融科技公司正努力将金融服务与其他电子商务、共享经济和大数据分析相结合,从而实现范围经济,以提供新的附加值。


  金融服务全球化


  FinTech能够通过提升“金融包容性”来促进基础金融服务的“全球化”。不仅在发达经济体,即使在金融服务尚未完全普及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手机和智能手机的持有量正在快速攀升。通过这些新型工具,FinTech开创了提供基础金融服务的可能性。


  金融服务个性化


  手机和智能手机具有个性化工具的特点,而FinTech运用大数据来分析私人客户,促进个性化的金融服务。通过将这些新工具与分析方法相结合,FinTech可帮助金融业更便捷地提供定制化服务。此外,FinTech的新技术也可动态定制,不断拓展金融服务的前沿。例如,当投保人购买了保单后,他可能无意再采取足够谨慎的防护措施。对于道德风险这一保险业的固有问题,区块链技术有望构造适用于各种目的的“智能合同”,如根据每个投保人的驾驶行为不断调整保险费。新型信息技术创造出的“智能合同”有助于防范道德风险。


  金融服务虚拟化


  信息技术的进步使得物理基础设施(如建筑物、分支机构和ATM)不再是提供金融服务的先决条件,这种商业模式的变化与“神奇宝贝GO”热潮比较类似。曾几何时,在发布游戏软件之前,游戏公司主要着眼于必要硬件的推广,而“神奇宝贝GO”这款游戏之所以能够突然在世界各地流行开来,原因就在于人们只需将该应用程序下载到自己的智能手机上即可。从技术层面上看,人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不具备有形基础设施的“虚拟银行”,通过互联网、智能手机、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分布式账本技术来提供金融服务、作出投资决策和管理风险。


  新问题


  虽然FinTech有很多好处,但同时它也带来了支付、结算和金融稳定等方面的诸多新问题。


  首先,我们需要考虑FinTech是否以及如何改变结算和其他金融服务的结构。在2009年匹兹堡峰会上,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约定所有标准化场外衍生品合同应通过中央交易对手(CCP)来进行清算。但随着DLT等新技术的引入,这些“非集中化为导向”的技术将如何影响集中化记账的“层级式”结算结构呢?


  其次,监管机构通过资产负债表获得金融机构的大量信息,许多监管框架(如资本需求、杠杆率和流动性标准)对这些资产负债表加以约束,以实现并维护金融稳定。对于非银行类P2P借贷公司,监管部门不仅很难从其资产负债表中获得关于此类金融中介的充足信息,对这些机构资产负债表施加限制可能也无法有效地影响它们的P2P贷款活动。因此,金融当局需要考虑如何获得维持金融稳定的必要信息。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信息技术的创新同时也带来了各种新的网络威胁。通过开放网关(如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金融网络正变得越来越便利。为确保支付、结算和金融体系的稳定性,采取适当措施打击网络威胁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FinTech对经济的影响


  很显然,金融是人类的伟大创举。人类在金融活动中通过将非常复杂的信息处理系统相互聚合,可以连续不断地将有限资源配置到更具潜力的生产领域。这反过来也成为人类建设经济社会的一种驱动力。信息技术及FinTech方面的创新提升了金融的效率,并将最终有助于经济发展。


  FinTech助推的“普惠金融”也清楚地说明了金融和经济之间的正向反馈。发展中国家居民通过FinTech获得金融服务,并得以拓展如电子商务和电子学习方面的活动,而这些活动目前正受到支付服务有限获取的制约。从这个角度看,FinTech将有助于经济发展。但对于那些基本金融服务已经相对完善的发达国家而言,很难通过现行经济统计数据来量化FinTech对于经济的影响度。例如,如果银行在降低维护其分支机构运营成本的同时,通过下载免费应用程序到每个客户的智能手机来改善服务,那么现有统计数据可能无法精准反映这种经济影响(即固定投资的减少和免费程序的改进)。此外,如果FinTech刺激了共享型经济的发展,如何在经济统计中反映随之而来的闲置资产(如个别房屋中的空置房间和停放在前院的汽车)的使用率增长,将是另一个有趣的问题。这些例子也为经济统计数据如何衡量信息技术创新带来的福利增长带来了新的挑战。


  此外,如果说通过互联网、智能手机以及DLT的业务应用,FinTech推动了经济交易量的增长,那么有效识别出所发生的交易及保存相关账页的物理“位置”可能变得越来越难,从而涉及监管和税收等各种实际问题。


  中央银行与FinTech 信息与信任


  世界上大多数中央银行是在现代民族国家建立后产生的,其主要负债业务是主权货币发行。历史事实表明,中央银行的内在本质是“中心记账员”。对于中央银行这种“中心化”属性,人们感兴趣的是新型“去中心化为导向”的技术(如区块链和DLT)将如何影响货币和中央银行业的未来,具体问题在于:如果类似比特币的虚拟货币达到显著的流通量时,将会发生什么?


  事实上,如果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被广泛地直接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必然会影响到货币政策。国际间的共识都认为虚拟货币目前不太可能超越主权货币。这个问题与信任密切相关,而信任是所有金融活动中都不可或缺的。无需赘言,金融通过联系多个实体(如付款人和收款人、贷款人和借款人)创造附加值,而金融活动一直都必须依赖于这些实体间的信任。


  任何资产若作为货币被广泛使用和接受,那么它必须获得足够的信任。比特币试图从零开始创建“信任链”,但这却需要花费大量的电力成本,用于验证“挖矿”交易和管理加密密钥。因此,如果我们已经有一个足够信任的实体,那么使得该实体作为单一发行人发行货币将是合理且有效的。正是出于这种经济理性,多数国家的中央银行以集中的方式发行主权货币,即使它们在金融史上也属于后来者。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框架的共存


  虽然人类处理信息的能力有限,但相互间的信任可以显著增强信息处理的效率。一旦失去信任,我们必须随身携带并管理数百万的密钥,这将使得生活举步维艰。


  信任使得信息处理过程更加进步和有效。通过管理分户账获得对支付工具和信息的信任,金融也有力地支持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假设金融活动中缺少了信任,处理信息的效率将受到严重破坏,并造成金融市场和经济的巨大动荡。另外,如果必须支付巨大的成本才能维持信任(例如由所有相关实体来严密保管并持续监控分户账以确保它们不会被更改),那么经济和金融活动也将受到实质性阻碍。同样,如果人们不得不担心交易结算支付工具的价值波动,有限资源将难以被配置到那些前瞻性活动中。在这方面,法律授权中央银行必须维护货币价值稳定,人们可通过主权货币来节省有限资源,避免浪费。


  此外,在比特币交易的实践中,加密密钥有时被集中委托给第三方,就像2014年的“Mt.Gox事件”(2010年7月成立于日本东京的Mt.Gox,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商,承担着超过80%的比特币交易。2014年2月28日,Mt.Gox因资不抵债申请破产保护)。密钥被委托给第三方Mt.Gox,希望借此避免分散型信息处理所附带的密钥管理成本,但这种信任却遭受到第三方不当行为的破坏。当然,问题的根源并非DLT本身,而是类似于金融业中经典的不当行为。如本案所示,非集中化导向的技术本身无法消除金融服务用户的有限信息处理能力所导致的集中化框架。该事件同时清楚地表明,在任何金融服务业中,不管其应用技术的类型如何,保持信任才至关重要。


  实现“可信任的中心化体系”和“去中心化体系”的共存是完全可能和可取的。我们需要努力通过利用现有技术设计出经济社会最优框架,这些框架应考虑到经济实体的各种激励措施以保证人们的信任,而这正是金融活动中不可或缺的。


  信息技术和中央银行业


  中央银行是唯一可以无限制地提供“中央银行货币”的实体。中央银行货币具有“终极性”,人们无需担心“支付解除”或“发行人的信用风险”。以前,中央银行一般提供纸币和银行票据及纸质分类账。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央银行不断采用新技术,优化基础设施建设,如实时全额支付系统(RTGS)。如果中央银行拒绝数字技术,仅提供纸币作为付款工具,那么经济发展将受到严重制约。基于这一事实,中央银行必须适当地采用现有技术来为经济社会提供最优的核心基础设施。这意味着中央银行本身必须紧跟技术创新。


  作为最终结算工具,纸币可以被任何人用在任何时间,但最近有人认为中央银行应该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来替代纸币。正是因为人们正逐渐认识到纸币处理和存储成本,所以要求中央银行采用最新的信息技术以满足经济的需要。对于发行数字货币代替钞票,日本银行目前虽还没有具体计划,但将尽最大努力深入了解包括区块链和DLT在内的新技术,并将继续就这些新技术开展研究和分析,寻求运用新技术改进基础设施的可能性。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业已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例如,当技术创新改变了金融结构和金融服务提供商,中央银行将向谁提供账户?中央银行应该向经济社会提供何种程度的“终极性”?与结算交易相关的信息将如何处理?这些都值得中央银行和学术界密切合作,尽可能地加深对这些问题的理解。


  结 论


  回望人类历史,技术进步从根本上有助于提高人类福祉、促进经济发展,即使有时这些技术与战争和环境污染等消极方面相关。决策者应最大限度地利用技术进步的益处,同时将消极影响降至最低。信息技术创新将对金融服务产生潜在影响,如何处理以FinTech为代表的金融创新将是设计21世纪经济蓝图的关键所在。(本文系中曾宏先生在日本银行—东京大学“金融科技和货币的未来”研讨会上的演讲)■


  中曾宏(Hiroshi Nakaso)先生1978年4月毕业于东京大学,随即加入日本银行,先后在支付结算、金融市场、国际业务等部门工作。2010~2013年任行长助理。2013年3月任日本银行副行长,任期至2018年3月。目前分管政策委员会秘书处、金融体系与银行审查部、支付结算部、业务部、信息系统服务部、人事与公司事务部及行政部。


2017年02月20日

新产品透露新变化:这样的银行创新你喜欢吗
柜台无隔离窗、游戏免费玩,雷军的“新网银行”是搞噱头还是真野心?

上一篇

下一篇

金融科技创新成设计21世纪经济蓝图的关键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